上海浦东机场服务保障再升级
来源:上海浦东机场服务保障再升级发稿时间:2020-04-02 16:12:32


“前三天我们一直都在酒店里培训,由国家医疗队的专业医师来教大家怎么做好防护措施,尽可能的在工作中保护好自己。”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,她从业已有4年,却是第一次穿、脱防护服,“康盈医院也有感染科,但我们以前收治的患者都没有这次这么‘危险’,防护措施也从未做到这么周密。”

△土耳其克尔克拉雷利省媒体和公共关系局发布的声明

2月19日上午,作为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,明水县为慕荣琪5人举行了出征仪式。仪式现场,慕荣琪看到了偷溜进来,躲在角落悄悄关注着她的未婚夫,“他舍不得我,但仍然选择尊重我、相信我。我们约定:疫情不结束,绝不走进婚礼殿堂。”

而当慕荣琪穿上一层又一层的防护服,戴上口罩护目镜后,才知道这一切有多难受,“整个人都处于密封状态,能感受到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,也能看到护目镜上的雾气变成水珠。”慕荣琪说,因为防护物资紧缺,她们必须保证六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排,“很难受,除了身体上的,还有每天因为疫情而变动的心情。”

她用浴巾包住短发假装在消毒

她给父母写了一封道歉信

她推迟婚期选择支援一线

2月19日深夜,慕荣琪一行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,由专车接送至指定的集中酒店。一路上,她看到偌大的武汉城,没有行人也没有公交,偶有救护车或载物货车疾驰而过……

3月27日中午,黑龙江省绥化市某隔离酒店内,护士慕荣琪正准备着今晚和父母视频的话题,“虽然差不多都是闲聊,但还是要找点新鲜事转移注意力,不然爸妈会一直问我在哪。”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,今天是她从武汉驰援回来隔离的第5天,而她远在鹤岗市的父母至今都不知道之前的一个月她去了哪里,做了什么。

△克尔克拉雷利省省长奥斯曼·比尔京